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石油历史 » 石油师——永不磨灭的番号

石油师——永不磨灭的番号

发布日期:2014-12-25  来源: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浏览次数:318
核心提示:
 石油师——永不磨灭的番号

石油网消息    62年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军57师改编为“石油工程第一师”,7741名将士走进石油石化战线。从此,这个师被称作石油师,这群人共同拥有一个骄傲的名字——石油师人。

石油师是新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上的一支重要力量,石油师人及他们创造的石油师精神为大庆精神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半个多世纪以来,石油师人奋斗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为新中国石油石化工业的发展壮大建立了功勋。

12月上旬,新丝路·能源之路万里行北疆段采访组有幸采访到4位石油师人,他们向记者讲述了石油师的峥嵘岁月。让我们走近他们,倾听他们的故事,感悟那份久远却未曾离去的精神力量。

“搞石油,也是一场战斗”

一个旧羊圈,几间破草屋,挂个牌子就成了我们政工组的办公室兼宿舍。没有门和窗户,我们就用苇席糊上。房顶、大通铺,到处都是芦苇把子,最大的问题是臭虫多。刚住进去时,一个晚上睡不着,“啪啪啪”不停地拍臭虫,早上起来一看,满墙抹的都是血。这就是乌鲁木齐石化厂开工建设初期的情景,那一年是1972年。

羊圈不够住,我们就自己动手挖地窝子。记得从独山子石化厂调来一位干部,是一位科长。我问他:“你们计划科几个人?”他说:“5个人。”我说:“去,一人领一把铁锹,挖一个地窝子。”地窝子挖好后,他们在门口插根木头条,写上“计划科”3个字,办公住宿的地方就有了。

乌石化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建起来的。戈壁荒滩啥都没有,全靠自己动手。一个地窝子,一般住三四个人。旧羊圈又臭又破,还住了10多个人。没有饮用水,要用架子车和大铁桶到远处去拉。后来,我们修了水渠,埋了管子,总算是解决了引用水的问题。

建设队伍从四面八方赶来,那个年代,买粮凭粮票。可当时的新疆,有粮票也买不上粮。在那个年代,交通也不发达,怎么办?我们想了各种办法,克服各种困难,坚持搞建设。

吃喝拉撒睡,样样都受罪。受罪也要搞建设,不搞建设永远都要受罪。现在看来,那个时候是吃了些苦,受了些罪,可比起战争年代,我觉得算不上苦。

在部队,不管是师部、团部还是连部,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下基层。那时车很少,下基层全靠两条腿。记得16岁那年,我们从陕北一直走路到陕南,八九百公里,走了20多天。天不亮就出发,天黑了才休息,两头不见太阳。整个队伍一起走,男的走,女的也走。没有掉队的,没有叫苦的。

在部队时我还受过好几次伤,眼睛受过伤,到现在视力也不好。还有一次是执行任务,马受惊了,我从马背上摔下来,伤得不轻,治疗了3个月。受伤也好,吃苦也好,我从没想过当逃兵。想想多少战友,昨天还生龙活虎,第二天就没命了,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怎么能够当逃兵呢?

从部队到石油战线,我们只是暂时放下武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穿的还是绿军装。在骨子里,我们认为自己仍然是军人。都说没有石油打不赢战争,我们把搞石油也当成一场战斗,一场向地层夺油的战斗。

当年,乌石化年炼油能力250万吨,现在,炼油能力上千万吨了。当年,新疆只有克拉玛依油田,现在多了塔里木油田、吐哈油田,还在建设新疆大庆。这些,都是我们以前不敢想的。现在看来,新疆作为我们国家主要的能源基地,发展前景不可估量。对于我们国家能源的未来,我是很乐观的。

“军人,不会被困难吓倒”

在部队,队伍开到哪里我们跑到哪里。转到石油搞运输,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都是天南海北四海为家。

当兵第二年,我就当上班长。两个月后,升任排长。解放军行军,老兵要照顾新兵。有一次,来了一个新兵,没有碗吃饭,我就把自己的碗给了他。不巧,这时战斗打响了,没有了碗,我也顾不上吃饭,操起擀面杖,往锅里一搅,捋了一口粘在上面的玉米糊糊,端起枪就往外冲。“啃吃擀面杖”的故事从此在部队传开了。

从河南、山西、陕西转战四川,打了好几年的仗,我先后荣立六七次战功,有大功、二等功等。除了获得一枚枚军功章,我还“收获”了不少伤疤。在一次战斗中,敌人的子弹打在附近的石头上,反弹钻进我的脖子里。又有一次,燃烧弹把我的胳膊烧伤了。还有一次,一颗流弹从我的腿肚子穿过,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洞。不过一个星期后,我又上战场了。

在战场上,大伤四五次,小伤记不清。那个时候,“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掉眼泪”,军人都这个样。后来参加石油会战,也是这么做的。在西安学成驾驶技术后,我上甘肃、走青海、到新疆,转战西北各省区。那个时候,我负责建站,建好一个站再往前跑,接着建下一个站。光是星星峡到乌鲁木齐之间,就建了16个站。

就像部队的侦察兵一样,我们建站的工作就是打前站,为后续部队探路。既然是打前站,就是在“没有”的地方建设“有”。在柴达木时,遇到大风,帐篷都被吹起来了,我和同事一起抢险,说啥也不能让帐篷被刮走。结果摔了下来,我的腰摔断了,在医院住了7个月。回到单位,我在办公室待不住,大中午骑上自行车就往现场跑。刚开始,腰部神经受压迫,腿疼得要命,我坚持骑自行车、坚持跑步,时间长了,竟然好多了。

军人,永远不会被困难吓倒。转为石油师后,我们三团负责搞运输。放下枪把子,握起方向盘。学车的时候,车少人多,一天轮下来一个人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这怎么学啊?大家就用柳树枝挽成模型日夜练习,晚上躺在床上都在练,被子都蹬坏了。我们团的人绝大部分一次学成。

刚到油田,驾驶技术不如地方的老司机。他们就称呼我们为“黄师傅”,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穿的军装泛黄,另一方面更是笑话我们开车技术不行。困难面前有军人,军人面前没困难,我们下决心练好技术。后来,我们赶上去了,再也没人叫我们“黄师傅”了。

那个年代,车不好,路更不好,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石头。从酒泉到张掖,200多公里的路要走一整天。我们就三四个司机跟一辆车,人轮换着休息,车不休息,一站接一站往前跑。零配件不够,就从修理的车上拆下零配件,东拼西凑,保证更多的车辆跑起来。

就这样,我们满足了原油外运。余秋里部长赞誉我们是“拖不垮、打不烂的石油运输野战军”。

“不论干啥,要干就干好”

我参军时,刚刚解放。我是文艺兵,在军分区文工队。我们排演的第一个节目是歌剧《赤叶河》,刚好赶上国庆节,领导安排我们下基层部队演出。那个时候没有车,参加演出的人员天不亮就出发,赶到40多公里外的地方时,天已经黑了。大家顾不上吃饭,就开始演出。照明用的煤油灯,蒙上不同颜色的纸会透出不同颜色的光,就有了彩灯效果。就这样,没有条件我们创造条件,想方设法把节目演好,受到基层官兵的热烈欢迎。

1952年8月1日,在陕西汉中,57师近8000人集结在北校场,宣读完毛主席的命令后,紧接着宣布三个团的分工,一团学习钻井,二团学习炼油,三团学习开车。我在三团,就地学习驾驶技术。

王利智:81岁,1950年参军,原新疆石油管理局运输处驾驶员、人防办材料员。

以前,我没有见过汽车,更别说坐汽车了。第一次开动汽车,在大广场里面转圈,甭提心里多高兴、多激动了。那天晚上,我一夜都没睡着。

一个团1000多人,教练车少,平均30多人一辆车。上课学习时间不够,下课后我们找地方接着练。大家用柳树枝圈个圈,插个木杠,模拟练习开车。

当年,玉门油田生产的原油运不出去,国家亟须培养一大批驾驶员。于是,我们就地学习驾驶技术,学习了3个月,我第一批就拿上了驾驶执照。

师里从第一批拿上驾驶执照的人中,挑选出最好的5名执行任务,其中就有我。第一项任务,是到咸阳接回进口车辆。我们跑了10趟,一共接回50辆车。在西安组装好后,我们5人和其他45名驾驶员,一人一辆开往克拉玛依。这一年是1956年,克拉玛依刚刚开始石油大会战。

一到克拉玛依,就开始了原油拉运会战。在部队,打仗有歼灭战、埋伏战、遭遇战。在油田,采油的有上产会战,运输的也有会战,一个会战接一个会战,大会战里还有小会战,我感觉就像没离开部队一样。

那个时候,油田处于开发初期,单井管线还没建起来,主要靠罐车拉运。我们运输车队一年四季跑个不停,这才保障了原油的外运,保障了油田的生产。

车辆不多,出了故障就会影响油田生产,为了保障运油,车队的管理就像军队一样严格。我们爱惜车辆比爱惜自己的身体还要紧。行驶中宁让三分不抢一秒,发现异味、异响、异常都要停车检查,查水箱、查油箱、查轮胎、查发动机,形成了“三停四查”制度。

工作以来,在驾驶行车中我没出过事故。1980年,全国表彰安全标兵,我安全行驶168万公里无事故,受到表彰。当年,全克拉玛依就4个人获此殊荣。

1992年退休后,我走上了业余通讯员之路。我自费买了照相机,天天上街拍新闻,拍好人好事、好风景,也拍摄曝光不文明行为。前几天,发现一辆车违章停靠在人行道上,我拍了下来,投到报社。这些年来,我每年都有五六十篇新闻作品见报,年年都被评为优秀通讯员。

不论干啥,要干就干好。做事情,干工作,都需要踏实认真。我一辈子就认这个理。

“当过兵,决不能给军人丢脸”

新中国成立前,我家穷,日子过得苦。母亲生了8个孩子,只存活了3个。我是中间一个,上面有个哥哥,下面有个弟弟。

1951年,部队宣传队到我的家乡招兵,接兵的同志认为我符合条件,当场就发新军装,可家里舍不得我走,不同意,我是偷偷跑出去参军的。到了部队,我参加了宣传队,主要排演话剧,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儿媳妇纺线》《红布条》等。

蔚启英:77岁,1951年参军,原运输公司党委办公室机要科长。

那个时候刚解放,宣传队重点是宣传党的政策,宣传新风尚。给部队演,也给地方百姓演。

在宣传队,我年龄最小,个子也小,大家都很照顾我。但是,我很要强,不想受到特殊照顾。有一次下基层部队演出,要走100多公里路。当年我才14岁,背上背包就出发,队长看我小,怕累坏了,就安排我坐车,我坚决不坐。我说:“我个头小但精神劲头儿不小,不能搞特殊,不能让人瞧不起。”

几年后,我结婚成了家。婚礼在部队举行,宣传队的同事们给我们伴奏,大家聚在一起唱几首歌、吃几颗糖,就算结婚了。刚结婚就到处跑,第一站到了兰州,接着到敦煌,后来到了新疆,算是扎下根。

在运输公司,先是在党委办公室担任打字员,后来做文秘、当机要科长。无论是当解放军,还是当石油人,我都没觉得苦,每天总是笑呵呵的。同事们说,看我走路都是跳着舞、唱着歌,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

无论到哪里,我眼睛里有活,看着活就干。因为勤快,大家都喜欢我。转业到运输公司,我也是这样,不用领导吩咐,总是想方设法把工作干好。

我的观念是,我参过军、当过兵,决不能给军人抹黑、丢脸。要说受苦,小的时候确实受过苦,那是因为穷。后来参军、工作,到了一个大集体,有了组织关怀,有困难大家帮,工作一起干,也就没觉得苦。

每到一个地方,都是从一穷二白开始建设,越来越好,日子越过越红火,哪里还能说苦。要多往将来看、往前看,总会越来越好。当年,吃水要靠挑,取暖要靠烧炉子。现在住在高楼大厦里,有自来水、暖气,条件多好啊。过去连收音机都没有,谁会想到还有电视呢?我总是相信,今天比昨天好,明天肯定比今天还要好。一句话,日子会越过越好。

退休后,我比上班还要忙。我组织退休的老姐妹成立腰鼓队、舞蹈队,还带头组织了一支老年合唱团,名叫“知音合唱团”。每年12月23日,运输公司都要举办迎新年文艺晚会,我们的合唱节目是保留节目。因为组织合唱团出色,我还被集团公司表彰为离退休文艺骨干。最近,我们正在彩排合唱节目《美丽中国梦》。

◇话说石油师

“你们过去曾是久经锻炼的有高度组织性纪律性的战斗队。我相信你们将在生产建设的战线上,成为有熟练技术的建设突击队……在新的战线上奋斗,并取得辉煌的胜利。”

——毛泽东

“石油师变成了一支掌握现代技术的解放军……很好地保持了解放军的优良传统,起到了改造客观世界的主体动力作用。”

——朱德

“石油师指战员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投入石油工业建设,经过专业培训学习和生产实践,成为新中国第一代石油职工队伍的骨干力量,为石油工业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余秋里

“石油师的同志们为石油工业的勘探、开发和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为人民建立了新的功勋……”

——康世恩

【数说石油师】

☆7741 1952年8月,党中央做出决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原第19军57师转为石油工程第一师。7741名指战员放下钢枪拿起铁钳,穿过沙漠戈壁,走过泥泞沼泽,先后参加了玉门油田、新疆油田、大庆油田、江汉油田、四川油田、胜利油田、华北油田等一系列油气田的开发建设。当时,全国的石油职工只有1.1万人,石油专业技术力量十分薄弱,在仅有的700名技术干部中,石油地质工作者仅有20多人,钻井工程师10余人。

☆1956鉴于解放军的建制序列已不存在,1956年57师党委向总参报告,经批准撤销了部队番号。但是,石油师人对石油工业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它的影响力、业绩,会载入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史册,永远不会消失。

☆1226石油师三团在汉中培训汽车驾驶员,平均每台车配学员30多名,在累计只有26个学时的情况下,全团1285名同志参加培训,其中1226人一次考取了驾驶执照。

☆692中国人民解放军原第19军57师是一支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烽火中走来的英雄部队,由原西北民主联军第38军17师(原爱国将领杨虎城的部队)、原二野四纵12旅36团和陕南军区郧白独立团在1949年5月共同组建。这支野战师先后涌现出师级以上英雄模范692名,在晋冀鲁豫烽火前线的枪林弹雨中立下赫赫战功。

军魂·油魂

从某种意义上讲,新中国石油队伍一开始就具备了人民军队顽强的战斗作风和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就连用语也带着浓重的军队色彩。

曾几何时,勘探开发油气田叫“会战”,一场会战总会“拿下”一个油气田。曾几何时,油田叫战区,领导机构叫指挥部,领导叫指挥。曾几何时,一个阶段叫一个战役,每次战役都要比武打擂,都要总结表彰,骑马戴花升旗夺杯。滚滚油流里,凝结着厚重的军人担当。

新中国石油工业,素有军事、半军事管理的传统。这传统,或许正是源于石油师,源于石油师人。

1952年,57师7741名将士走进百废待兴的新中国石油工业。1960年,大庆石油会战开启,沈阳、济南、南京3个军区的3万官兵转业加入会战的行列。多少年来,一批批优秀军人走出军营,转身走进石油井场。

从此,久经战火考验的军人,收藏起记录着生命代价的军功章,脱下戎装换上工装,汇入石油大军洪流。军人的血脉,钢铁的意志,从此被注入到祖国石油工业的躯体。

他们是军人,也是石油人。他们融入到石油大军,把战斗精神和战斗意志带到了石油战线,使新中国的石油队伍从一开始就具备了奋发图强、艰苦创业的精神,成为一支敢打硬仗的队伍。

他们与石油职工共同创造了大庆精神。大庆精神乃至中国石油企业精神,有着军人的血脉,与人民军队精神一脉相承,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成为广大石油人共同的思想基础和石油战线的宝贵精神财富,成为推动我国石油工业发展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强大精神动力。

如今,当年的石油师人已到耄耋之年,都已退出工作岗位。但是,他们军人的气质和本色没有变。他们老有所为,继续书写着石油师人对党、对祖国、对人民和对石油事业的热爱与忠诚。

军歌激荡石油魂。石油人不会忘记他们,共和国不会忘记他们,人民将永远牢记他们。他们创造的不只是石油财富,还有宝贵的精神力量。这力量,曾经驱动百万石油人战胜艰难险阻,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今天,也必将继续推动中国石油走向新的胜利。

 
相关热词搜索石油师

欧及易 - 关于我们 - 石油招标 - 石油设备 - 石油资讯 - 服务合作- 网站地图

油气品牌大全 - FMC - SPM - 艾默生 - 国民油井华高- 伊顿- 霍尼韦尔- TESCO- 布雷维尼- 铁姆肯- 阿美特克

艾默生过程控制 - ACD - REGD(雷舸) - Handy Tube - 海洛斯- BV(法利咨询(上海)有限公司)- 霍尼韦尔- 四川长仪- Indiana Tubing(印第安娜)- Micro Motion(高准)

联系电话:400-028-7165

成都南墙洞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网站-欧及易油气设备数据网 蜀ICP备14023545号-1